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P产品中心
C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35454844441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A公司介绍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异乡逢故人

  我出生在西安,但上海这座城市对我并不陌生。从小,因为有个远亲在上海,我就跟妈妈来过这座城市。高中毕业,我考上了复旦大学,虽然不是什么热门专业,但在我们那里,能到上海、北京读大学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了,何况还是复旦这样的名校。毕业后回到西安,我顺理成章进了当地一家挺有名的国企,工作稳定,收入也不错。可以说,结婚前我是一帆风顺的。

  结婚后,现实生活慢慢褪去了爱情光环,我才发现他是个眼高手低的人,学过两年画,总觉得自己是艺术家。我托朋友给他找过几次工作,去广告公司做设计什么的。说实话,人家还是看我的面子才要他,可他干不了几天就发牢骚,说浪费他的艺术才华。原先在景区画像,是为了糊口,现在有了我这张长期饭票,他连这个也不做了,每天在家里闲着,却还要我下班回家做饭给他吃,理由是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进厨房。

  一年后,我终于忍不住提出离婚,可他坚决不同意,为此还闹到我们单位,说我肯定外面有花头什么什么的。结果工会三天两头上门调解,领导几次三番找我谈话,我烦透了。别看现在21世纪,但在我们那里离婚总还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。亲戚朋友都劝我算了,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,何必要搞到离婚呢。我实在有苦说不出。

  惹不起只能躲,3年前,我辞职只身来到上海。这个城市在我心目中始终是女性独立的象征,我想抛开家乡一切,在这里重新开始。远离了让我窒息的婚姻,我只觉得轻松,相比于已经获得的实质的自由,那张离婚证书对我也似乎没那么重要了。

  可理想归理想,真要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中占据一席之地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这里不像家乡,复旦毕业的人一大把,学校不再是优势,专业和工作资历却成了我的劣势。以前已经做到主任级的我,应聘了好几家单位,才在一个小公司找到了最初级的职位。每天被比自己小几岁的上司呼来喝去,心里不是滋味。晚上回到租住的陋室,想想家里装修一新的三房两厅,不用逢年过节,也感受到了独在异乡的凄凉。

  就在我无助和茫然时,命运居然让我在茫茫人海中巧遇了辰。辰是我中学好友倩的老公,以前曾听说他来了上海发展,当时因为走得太匆忙,所以并没想到问倩要他的联系方式。没想到,居然那么巧在街上我们遇到了。

  友情渐变味

  倩和我在中学六年同学,校内外是我的跟班,人没我漂亮,成绩也没我好,高中毕业,她只勉强上了西安的一所大专。分别四年,后来的工作环境也有天壤之别,彼此间的距离由此越来越远。但真正让我们疏远起来,其实与辰不无关系。

  当我和老公爱得晨昏颠倒时,倩却由亲戚介绍认识了辰,两个人波澜不惊地相处了几个月,就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,买房、装修,结婚。当时,我对倩的惟命是从是颇有几分不平的,觉得都什么年代了,连找老公还要听父母的。但渐渐地,当我的婚姻生活越来越不如意,每每与倩相约,看着她一副幸福的小媳妇的样儿,开口闭口辰如何如何,让我出于自尊连向好友倾述自己不如意的勇气都没有了。所以,她虽然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,我却在暗暗嫉妒中对她有了戒心。也因此,我跟辰并不熟悉。但他乡遇旧识的喜悦,却让原本并不算很熟的我们,突然都觉得对方重要起来。

  辰原先在西安的分公司做,因为业绩突出,被总公司调来了上海。当初倩还曾喜忧参半地跟我说,如果她必须跟去上海,不知道是不是过得惯。没想到,辰在上海安顿好,回去接了倩,倩不久却怀孕了,于是又回到西安,而且就此生孩子、带孩子,再没来上海。得知我和辰在上海巧遇,倩十分高兴,特地打了长途给我,托我照顾她老公。还特地关照,一则辰工作忙,让我留意他的身体;二则上海是花花世界,让我留意他有无不轨。

  原本就寂寞,加上有倩的授意,我开始经常跟辰联系。一个人吃饭没滋没味,所以我经常买了菜,发消息给辰让他来吃饭。两个人在一起,吃着家乡口味的饭菜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,原本漫长的夜晚似乎也短暂了很多。除了工作、八卦,我们聊的最多的是我和倩当年的故事,或者他和倩的恋爱史。有时候,我们也会给倩打电话,争着在电话里告诉她一些对方的趣事或“丑事”,让远方的倩一起分享这份快乐。可以说,最初的时候,无论我还是辰都没有别的想法,倩虽然远隔千里,却是我们在这异乡的精神纽带。

  但渐渐地,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倩,甚至孩子,在我们的话题里变得越来越微不足道,当我们越来越深地了解彼此,我开始被这个男人吸引,不是因为他是我朋友的老公,或者因为他是我的朋友,而仅仅是作为男人。

  挣扎在底线

  我开始害怕起来,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再爱上什么人,何况是有妇之夫,我更不想做对不起倩的事。我尽力在辰面前隐藏自己的情感,也开始找借口拒绝过于频繁地与他见面。但他还是一如既往,每天在网上跟我聊天,几天打一次电话,周末约我出去,或者带着菜来我这里做饭。我知道,软弱是我的错,但我确实从心底里不愿意拒绝他,只是自己骗自己说,突然打破过去一年多的习惯,会引起辰的怀疑。

  我们的关系在今年年初发生突变,那时候很多企业开始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。一天晚上,辰突然来找我,那时候已经快11点,我躺在床上,听到有人大声敲门,吓了一跳。他已经喝得半醉。北方男人通常都比较好酒,而且能喝,但我从未见他醉过,当然他也没在这种时候来找过我。

  我一开门,他居然冲进来,抱着我大哭,一个大男人这样,让我手足无措。我好不容易安抚他坐下,他颠三倒四地告诉我,本来今天公司发年终奖,没想到给他奖金的同时,老板还告诉他不能继续留用他,理由居然是他做得太好了,薪金太高,说是危难时刻公司只能勉强维生,像他这样的高级人才留着也没用,还是不要耽误他前途了——就这样冠冕堂皇把他炒了。还有半个月就是春节,倩母女两个已经买好了机票打算过来团圆,辰说他不知有何面目见妻儿。说着说着,他又抱头痛哭起来,这让我止不住心疼。我把他抱在胸口,搂着终于沉沉睡去的他在沙发上过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,他醒来的时候显得非常尴尬,我故作镇定站起身问他早饭想吃什么,他却突然又一次抱着我,告诉我,其实他心里早就有我,只是他没有勇气做对不起老婆孩子的事。说完,他就走了。

  春节过后,我从西安回来,倩也已经回了家。辰依旧每天在网上跟我聊天,他与我分享找到新工作的喜悦,也跟我倾诉适应新环境的艰难。他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发短信给我,只是一些吃饭了吗、早点睡之类的短语。我无法控制自己不给他回消息,每天上班打开第一件事就是看他有没有在网上,高兴不高兴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。但从那次以后,我们再没打过电话,更没见过面。我们很努力地想不跨越道德的底线,但我觉得好难啊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