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页游 » 正文

口述:男友一脚踩两船蒙骗了我两年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34:53  

     悲哀的三人行

  一直以来,我像个爽朗的大男孩,穿着中性,性格也较为中性。没想到,两年前,我的中性形象彻底颠覆了。那个帅气逼人的周小舟将我打造成漂亮的小女生,从此,三朵桃花朝我逼来。

  第一朵,就是周小舟。2007年夏,网络群里流行玩杀人游戏。和群里好友约好后,我们在汉口一家休闲吧玩起了游戏。周小舟是群里的活跃分子,在人群中也分外打眼,高大,帅气,阳光,听说还曾做过封面模特。当他向我表白时,我傻了眼,不敢相信这等好事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。对此,我的第一反应是拒绝。

  周小舟不死心,花尽心思讨我的欢心。早上起来,他的问候短信和爱心早餐便送了过来;一到下班时间,他挺拔的身姿和帅气的摩托车准时出现在我单位门前;上班间隙,我还能时不时收到他在逛街时淘到的宝贝:“秋秋,我买了一件衣服,非常适合你。现在楼下,你下来取吧!”等我下楼从他手中接过礼物,他酷酷地说一句:“你还要上班,我先走了。短信联系!”

  他总是恰到好处地表现自己的关心,每每试穿着他买的衣服,看着镜子里的人儿变得柔媚、漂亮,一种异样的情愫也慢慢滋生开来。是啊,他没什么可挑剔的。有正式的工作单位,有帅气的外型,最重要的是对我真心,我为什么不能接受他呢?

  我和周小舟开始了浪漫的爱情。一天24小时,他有18小时耗在我身上,只有睡眠才能将我们分开(后来我才知道,那时他在另一个女人身边),每时每刻,我都能感受到他的爱意。他外出公干,每到一处,一定会带些当地特产或者适合我的礼品回来;送我上班,他总不忘叫我带上一瓶水;第一次带他去见父母,细心的他竟然将我无意中说过母亲关节不好的事记在心里,买了一副拔气罐和针灸;每个星期,他都会给我爱抽烟的父亲送两条好烟……那段时间,我真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。这种幸福的日子真希望它永远停驻在我身边。

  但是,快乐是只长翅膀的鸟,不一会儿就飞了。幸福维持两个月后,一个陌生的QQ号码要求加我为好友。她自报家门,说她是周小舟谈了两年的女朋友。“你知道吗?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他的。是我将他从下面县市调到了武汉,让他有了今天。是我教会了他认识所有的品牌,提升他的品位。也只有我,才能让他继续过着有房有车的生活。”

  这时,我才知道,周小舟以前所说的在单位没人敢动他一根指头的背后,竟然是他牛气女友撑腰的结果。但是,事已至此,情已付出,我认定周小舟爱的是我,只要他爱我,这些都不重要。

  我让周小舟选择。他毫不犹豫地说选我,“既然我已经对不起她了,就不能再对不起你!不过,你一定要给我时间!”

  我相信了他,也给他两边周旋的机会。这一拖,就是一年,我很不幸沦为二女夺夫的女主角,他则开始享受两个女人的爱与醋。可悲的是,我们两个女人同时选择了相信周小舟的鬼话。每次当我发现他们还有联系时,周小舟就亲手做一道心形牛排,送一束道歉鲜花,我的心就软了。最后一次,亲眼看到他们手牵着手走在街上时,我彻底死了心。如果这是我的桃花运,那也是一朵发了霉的桃花,不能要。

  第二份物质缘分

  和周小舟分手后,我悲观了一段时间,认为爱情是虚幻的,只有实实在在的物质才能恒久。周小舟和那个女孩拉拉扯扯,还不是因为她能给他想要的生活?我输给的不是感情,而是物质。也因此,我接受了另一朵桃花。

  他叫黄笠,是S市人,我的校友,长得不差,家境不错。据他说,他喜欢了我很多年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表白。因为以前一直呆在S市,觉得不太可能。去年秋调到武汉来后,有了底气,希望我能做他的女朋友。

  说实话,我不爱他,和他交往都是公式化的。但是,当他在市中心繁华地带花一百多万一次性付款买下房子时,我有些动心了。当他把钥匙交给我,希望我成为这房子以后的女主人时,鬼使神差地,我接过了钥匙,默认了我们的关系。黄笠欣喜若狂,当即找到装修公司,让我挑选装修风格。看着美轮美奂的欧洲风格、清新爽朗的田园风格、流畅动感的现代简约风格轮番在我眼前晃动,我瞬间有些恍惚,自己是希望成为这个房子的女主人的,但是,眼前的黄笠作为男主人却有些勉强。

  我的犹豫被黄笠看在眼里,他迅速通过家人施压。我妈劝我选择黄笠:“我们家不图别人的钱,但也不排斥一个爱你的人有钱、有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。黄笠这孩子做事踏踏实实,爱你也写在脸上,凡事都替你着想,结了婚,你做主,房子、车子都写你的名字。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要呢?”

  我能说什么呢?说我对他爱不起来?是的,黄笠什么都好,就是缺一点激情。也许,时间长了,我们也会有感情。算了,将就吧,我年纪也不小了,还是现实一点吧。

  虽然心有不甘,我还是和他确定了恋爱关系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我应该会嫁给他。

  第三份感情缘分

  可是,桃花运来了,挡都挡不住。

  今年2月份,周小舟再次与我联系,希望回到从前。我没搭理他。我曾经傻了一年,纠缠在三角恋的复杂里,不想再重复从前的错误了。再说,我已经有了黄笠,尽管不是很爱他,我也得忠于他。因此,尽管周小舟又使出了当初追我的花招,我依然不为所动。为了结这段关系,今年4月,我答应与他出来谈一谈。

  没想到,周小舟并非一个人来见我。陪同他的,还有一对夫妻和一个阳光般的男孩。“他叫金鑫,是我的老乡兼好友。这是秋秋,我的好朋友。”简单介绍过后,周小舟非拉着我去K歌不可。我不想让他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,只得答应了。

  在卡拉OK厅里,金鑫亮晶晶的眼睛一直盯着我。临分手前,他当着周小舟的面向我索要电话号码。周小舟吃醋了,说:“秋秋是我的前女友!”金鑫反问:“分手了吧?她没结婚吧?分手了我就可以追求她。”

  说不清是为什么,我非常乐意将自己的号码告诉金鑫。周小舟不便发作,提出送我回家。在回家的路上,周小舟告诉我,一直以来,金鑫就喜欢向他的异性朋友索要电话号码,“你要小心他,不能上了当。”

  这话要放在从前,我肯定会听,至少不再与金鑫来往。可是,话从周小舟嘴中说出来,感觉就变了味。我的逆反心理上来了,偏要与金鑫约会。因此,当金鑫的约会短信一来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  不巧的是,通过约会,我意外地发现自己与金鑫有着惊人的相似,喜好同一种运动,喜欢同一首歌,喜爱看同一部电影。渐渐地,我迷上了金鑫,与他产生了感情。

  然而,现实地说,金鑫并不是结婚的最佳人选。他虽然有正当工作,但是收入较低,而且父亲早逝,基本没什么家底。最重要的是,比我小一岁半。可是,我喜欢他,甚至有了和他一起吃苦的打算。

  家人知道我的选择后,怪我不懂事,他们都偏向选择黄笠。说实话,对黄笠,我是有内疚心理的。我目前所处的处境与两年前周小舟一模一样,都是脚踏两只船。我不忍心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受到伤害,重温我的痛苦。但是,真要我做出选择,两者只能选其一,倒真的很难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